Have library access?
IP:3.236.116.27
  • Journals

王船山詩學中的「現量」與「比量」

The Relation between PratyaksaandSvārtha-anumānainthe Poetics of Wang Fuzhi

Abstracts


王船山在詩論中推賞「現量」而排斥「比量」,在經學著述中卻批評佛家「貴現賤比」。由於佛學典籍的散佚,且自身並未進行正本清源式的研究,船山對「比量」的認識有悖於佛學理論的實際。若超越其言說層面的不一致性,則可以發掘「比量」在其詩學深層結構中所暗蓄的豐富內涵,以及其與「現量」的相依相待性。進而可以說:「現量」之於詩,則「當下具足」,不待外求;「比量」之於詩,則「工夫不已」,永無止境。

Keywords

比量 現量 貴現賤比 相依相待

References


曹聚仁《書林又話》,上海:上海書店,一九九九,頁三九七。
玄奘譯《瑜伽師地論》,《大正新修大藏經》第三十冊,臺北:新文豐出版公司,一九八三,卷七八,頁七三五。
玄奘譯《因明正理門論》,《大正新修大藏經》第三十二冊,臺北:新文豐出版公司,一九八三,卷一,頁三。
延壽《宗鏡錄》,《大正新修大藏經》第四十八冊,臺北:新文豐出版公司,一九八三,卷八○,頁八六一。
聖嚴《明末佛教研究》,北京:宗教文化出版社,二○○六,頁一六○。

Read-arou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