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ve library access?
IP:3.215.16.238

漢學研究集刊/Yuntech Journal of Chinese Studies

雲林科技大學漢學應用研究所,正常發行

5-year IF 0.020
0.020 2023 年
Discipline Ranking
中文 47
Provided by Academic Citation Index

Choose issue


0 selected
  • Journals

黃仲則〈僧伽塔〉一詩見其廣博的佛學知識,用典繁深,看似散漫無章,實則章法結構謹嚴明暢,切扣詩題。筆者首先針對「僧伽」一詞探源,關於「僧伽」的記載,首見於唐代李邕所作的碑文,爾後李白、蘇軾曾作詩文讚揚其人,《宋高僧傳》記載僧伽神異事蹟,將僧伽視為觀音菩薩的化身。仲則相當熟稔僧伽的傳記,妙用僧伽塔的題材,故本文試圖從辭章學來分析此詩之章法結構,探討其內容意蘊,細究其運用「敘論」章法為主結構,以「賓主」法將僧伽與弟子、真身香臭、建塔與塔毀對比呈現,以「平提側收」法總結塔的成毀乃因緣和合,非人力所及,最終再以「抑揚」法強化全詩核心思想,道出佛家禪思哲理。

  • Journals

元儒陳櫟《書集傳纂疏》乃宋元《書》學集成之作。陳櫟早年所撰《書解折衷》初步羽翼蔡沈《書集傳》,對其多有疑異駁正。延祐科考後撰《書集傳纂疏》在吸收《書解折衷》的基礎上,一仍早年治《書》理念,纂集、汲取宋元諸家《書》說,從釋訓詁、史實、地理、名物、制度、解章意等諸方面全面疏解《蔡傳》:或「考《蔡傳》之本」、或「闕《蔡傳》之疑」、或「論《蔡傳》之優」、或「補《蔡傳》之缺」、或「駁《蔡傳》之非」,說多有理有據,頗有真知灼見。其對《蔡傳》多有「羽翼發明」、「增益補闕」,並没有因為延祐科考《書》用《蔡傳》而改變其《書》學初衷。故四庫館臣所謂「是書之作乃於《蔡傳》有所増補,無所駁正,與其舊説迥殊」的說法,實屬未察。

  • Journals

當代歷史小說墨寶非寶《永安調》表面上書寫李成器與永安郡主的愛情故事,但由於兩人夾在武周時期李、武兩姓的身份與朝堂鬥爭、合作之間,對於一系列歷史的混亂殺戮無可迴避。武永安是小說虛構的角色,「永安」的作用,不僅僅作為女主角名字而存在,也代表著「盛世永安」,一個不在當下卻安穩無憂的美好期盼。李成器處於歷史的邊緣,小說突出其歷史評價「讓」以烘托他「至親性命,天下不換」的「價值觀」;利用史書上所記載的「風流」形象將「盛世永安」轉為「盛世、永安」。而李成器之所以願意為了「至親性命,天下不換」,放棄「盛世永安」的理想,又與武周時期的歷史特徵有關。武周時期實為歷史上極為特殊的時代,武則天姓武,但她的子孫們姓李,她即位為皇帝,但皇族仍是她姓李的子孫;李姓皇族生存於母親或祖母的權威之下,展現出極為明顯的父親或父系親族缺席的特點。可見,當代歷史小說《永安調》實運用了虛構、邊緣與缺席之寫作策略。

  • Journals

本文區分孟子擴充觀念的兩種不同的意義──擴展模式與延伸模式,並且主張:將擴充視為一種類比論證的觀點,採取了第二種模式理解擴充。藉由分析孟子的道德感情與道德理由的觀念,本文指出:孟子認為實在自身具有規範性的向度,人藉著四端之情認知到此一向度,對於此一向度的認知,構成了人的理性的實質內容。此一實在觀念,構成了作為類比推理之延伸模式的擴充的基礎,因為擴充即是訴諸人已然具有的對於實在的規範性向度之理解,促使他認知到新的規範性事實。是以孟子的擴充觀念蘊涵了一種訴諸人身的實踐推理。以此一方式詮釋的擴充觀念,不僅提供了一個可以操作的實踐推理的方式,也有助於理解人類的道德思維。

  • Journals

「護理」在臺灣的歷史脈絡被製作成「女性的工作」,並被刻板印象定型。本文借鏡高夫曼的戲劇理論,以護理書寫為底本,包括戰後嬰兒潮世代的趙可式、林月鳳、胡月娟,和1980年前後出生的李彥範、林怡芳的作品,探查護理人員如何面對與回應「護理」,並加入世代的線索,爬梳觀點的衍異。本文發現,護理前輩著力寫護理的理想化臺前,賦予護理「母親」的形象,令護理具有「愛的勞動」的象徵意涵;也以家庭的兩性關係比附醫(父親)/護(母親)的分工,提出雙方僅是工作內容的差別,故護理地位無提升之必要。卻也因過度凸顯「母親」的形象,導致護理多被詮釋成有利他的動機,能接受不相稱的低薪,忽略勞動條件惡劣的問題。至於新世代的書寫,則揭露護理在臺後的各種困境,對比過去僅強調助人的面向,此際將之安置在和一般薪資勞動的相同位置;然而也指出護理的特質,即在它的美德展演,也就是情緒勞動,李彥範認為這是護理和醫師最大的分野,所以他翻轉向來以陽剛作為衡量「專業」的標準,重新詮釋出以護理為中心的獨特與價值。

  • Journals

嚴元照(1773-1817)為清代乾嘉時期著名學者,精於研究《爾雅》、《說文》。本文以《爾雅匡名》校勘《爾雅》之術語「當作某」為研究範圍,計有310條,據此考察嚴氏對於校勘材料之去取及論證過程,試圖更深入探析《爾雅匡名》校勘《爾雅》之方法。全文從「以《說文》校勘《爾雅》之方法」、「以漢儒訓詁校勘之方法」、「對於唐代資料之運用」三點,析論嚴氏《爾雅匡名》之校勘方法。《爾雅匡名》主旨是以《說文》校正《爾雅》,對於《說文》有深入研究,能嫻熟地運用《說文》校勘《爾雅》。筆者從「以《說文》本字本義校勘」、「以《說文》體例校勘」兩點,探討《爾雅匡名》以《說文》校勘《爾雅》之方法。其次,《爾雅匡名》雖大量以《說文》正《爾雅》文字,對於漢儒訓詁亦有所取證,如毛《傳》、鄭《箋》之訓詁資料,亦甚為重視。再次,嚴氏大量引用《釋文》以為資證,但是對於《釋文》所引《說文》評價頗低,常直指其誤,而《釋文》所引《說文》,有為俗字竄入之情況。

  • Journals

〈鄭武夫人規孺子〉收錄於《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》第陸輯,本文論考當前學界之相關論爭,認為鄭武公「處衛三年」一事,應以「涉衛拓疆」的可能性最大;並據鄭莊公之生年及簡文「不見其室」之記載,推斷鄭武公「居衛」的時間。其次,針對簡文所錄「埶、卑御、勤力、𢎹、妬」五種人臣加以補證,認為「勤力」當解釋為「以力見寵之人」,藉以解決此處分歧的斷句問題。最後,指出簡文中武姜規訓莊公之言與《尚書.冏命》穆王告誡伯冏之語的對應性,並加歸納二篇在語序、用字等四點雷同之處,進一步申論〈鄭武夫人規孺子〉與〈冏命〉的關係,提供重新思考簡文之文獻來源及其與《尚書》之源流關係的一種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