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ve library access?
IP:3.230.154.90

人類與文化/Humanity and Culture

  • OpenAccess

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人類學系&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,正常發行

Choose issue


0 selected
  • Journals
  • OpenAccess

「生女比生男好」爲苑裡當地流傳著、與藺草產業息息相關的俗諺,似乎意味著藺草的主要編織者-女性,和其他的傳統漢人社會地區有不一樣的面貌。因此,本文關心的是從事藺草編織的女性是如何看待自己、藺草產業以及其與藺草之間的關係。苑裡的「藺草編織」在日治時期曾經輝煌一時,隨著加工製造業蓬勃發展,這項手工藝逐漸沒落,而在社區總體營造後才又開始受到重視,成爲苑裡文化復振的目標之一。藺草編織品起初爲西拉雅族人爲了生活而製造的,而後漢人也開始學習這項技術,使得藺草編織品受到矚目,進而成爲商品。藺草編織一直以來便是「純手工」的製品,並沒有發展成「大量」、「批次」、「機器製造」的產品,然而,我們卻仍能觀察到與工業化結果相似的異化現象。本研究採用生命史訪談法,探訪仍在從事藺草編織的工藝師,他們是來自不同時代的女性工藝師,彼此對於都有自己藺草的詮釋。除此之外,也探訪在地藺草相關的單位,藉由不同的觀點以試圖拼湊出苑裡在地的藺草圖像。「藺草」雖然在歷史之中載浮載沉,但是無膚置疑的是,苑裡的人們以雙手用藺草繫起彼此,「織」出在地人的過去,在復振的努力之下,更是有可能「編」出苑裡的未來。